下一个希望
 
必定会在九月重阳
 
每一次登高远望
 
老娘就会看到
 
老公早年年青时的
 
洒脱与洒脱
 
已然老公的魂灵
 
安葬在故乡的土地上
 
儿女远去无法阻挠
 
可那偶尔一聚的快乐时光
 
 
那一次不是在
 
夜深人静的时分
 
老娘凝听老屋的空荡
 
依然有夸姣的余音绕梁
 
远处有几声犬吠
 
老娘轰然心动
 
素性披衣起床
 
撩开窗布向外张望
 
脚步声逐步远去
 
老娘一声长叹
 
抱怨黑夜怎样如此漫长
 
 
在她的心里
 
总是希望着天亮
 
东方一露曙光
 
她的肩头就会
 
挑着两只桶量
 
一头担着空落的村庄
 
一头担着等候的远方

我们坚信,评论可以拯救世界!